2009年7月1日星期三

谁有闲情与黄燕燕吵架? 凌国文 7月1日

谁有闲情与黄燕燕吵架?
凌国文
7月1日
下午 2点08分
ng yen yen jean todt 26062009 02千呼万唤始出来也好,丑妇终须见家翁也罢,在记者的追问下,旅游部长兼劳勿国会议员黄燕燕医生日前终于有闲暇回应选区内的武吉公满山埃采金风波了。

看完燕燕的回应,望穿秋水期望自己的人民代议士为自己伸张正义的村民,可以收拾心情高歌一曲《梦醒时分》了。

请问有哪些做足的相应措施?


黄燕燕的回应,可以归纳成以下六个重点:

第一,她早在三前已做足一切,采取了相应措施,只是有人拒绝接受理由和论据。

这 个回应,基本上和早前卫生部长廖中莱,以及日前首相署副部长慕鲁基亚的回应没有两样,同属“口头保证”。我们要听的不是像CD般不断重播的“做足一切”; 我们要知道的是,政府(或是燕燕本身)的“做足一切”到底包括了哪一些步骤?“采取了相应措施”到底包括了哪一些措施?村民拒绝接受的到底是哪一些“理由 ”,她本身又提供了哪一些“论据”?

请提出数据来回答问题


既然燕燕早在三年前已经做足一切,我想她不会介意马上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论据来回答这几道问题:

bukit koman gold mining cyanide 010207 village* 根据我国工业条例,整个金矿区与民宅之间的缓冲区应该是多少距离?劳勿澳洲金矿有限公司有符合这项要求吗?

* 12年前提呈的环境评估报告,为何可以用来评估今日矿场在冶金过程使用山埃及其它化学成份的安全性?

* 矿场如何处理采金及冶金后的废料,包括水源,以及经过山埃及其它有毒化学成份处理后的石渣?

* 矿场在12年前提呈的环境评估报告,有没有说明以这种方式冶金的潜在风险?他们将会采取何种风险管理机制?一旦意外事件发生,他们将如何保护近在咫尺的村民?

我们要的是数据,不是口头保证。

非待有人中毒死亡才愿处理


第二,她已问过劳勿医院,院方告诉她没有一宗中毒的病例。

bukit koman cyanide gold mining funeral 010509 03燕 燕自己是医生,她本身应该比任何人更清楚,山埃中毒的后果是凶多吉少。按照她这句话的逻辑,武吉公满村民提出的疑虑可以不理、村民嗅到空气中的化学异味也 可以不理、矿场今年二月开始操作后当地出现的300多宗不适投诉更加可以不理,因为还没有人中毒死亡。我们必须等到先有人中毒死了,才能够证明矿场的运作 可能有问题,她才会采取行动。

第三,这件事情已经被政治化。

“政治化”应该是指有政治人物介入吧?燕燕可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下凡仙女,在这个国家,面对这种问题,不找政治人物可以解决吗?人民代议士也是政治人物,选区出现问题不找当地人民代议士的话,还要找谁?事实上,当初村民第一个找的就是他们最信任的国会议员——黄燕燕本身。

村民只求解决问题,重获居住安全的保障,任何可以帮到他们的,不论在朝在野,村民由始至终皆无任欢迎。反而身为内阁部长的,格局与视野怎么还比不上老百姓啊?

工程意外频传难道是天意?

第四,国阵不会批准危险计划。

燕燕可能平时多数时间不在国内,比较少留意到国内时事。她讲这句话的时候,可能还不知道马来西亚历年来所发生过的塌楼、土崩、高架天桥出现裂痕、还有最近的体育馆坍塌事件……这些计划是谁批准的?他们批准的时候,都认为那是符合安全标准的计划,可是为什么后来会出现问题?

读到这里,或许燕燕心里会很怀念三美威鲁的那句名言:“那是天意!”

居民不满已让马华丢掉州议席

第五,建议记者去问问当地居民,有多少人确实反对?

首先要纠正一个思维的盲点:少人反对就等于是安全?燕燕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仔细想一想,应该可以找到答案。

就算要看反对人数的话,请问燕燕本身有没有回到武吉公满去作过民意调查?如果燕燕没空的话,没关系,可以参考一下同僚廖中莱部长早前的回应:“这个事件已经导致我们当地的一位州议员在308被拉下马。”这不就是当地的最佳民意测验了吗?燕燕还要说是“一小部分人反对”?

将居民陈情标签为展开骂战


第六,作为一名负责任的国会议员,她不要卷入与村民的骂战。

这是最让人啼笑皆非的回应。选民的家园面对问题,找本身的代议士陈情求助,在燕燕眼中看来,竟然是要跟她展开骂战?首相上任后,多次高喊要走入民间;马华总会长也不止一次表示,要贴近民心;燕燕身为内阁部长兼马华副总会长,这就是她“走入民间、贴近民心”的方式?

一个人的视野,决定一个人的格局;一个人的格局,则反映在她的言行。燕燕是不是一位负责任的国会议员,大家有目共睹。

村民们忧心如焚的是自己家人的健康与安危,谁有闲情逸致找他们的国会议员吵架?

2 条评论:

Bukit Koman 说...

到有人死的時候就不會只是死一個人,而是死一群人。
該是"少數人贊成",不是"少數人反對"。

Bukit Koman 说...

马来西亚死人的事不是没有,问题是我们自己珍惜宝贵的生命吗?如果我们珍惜自己,珍惜大家的生命,我们就必须在悲剧酿成之前,阻止它发生。